輕易貸四周年,集卡贏新款iPhone XS Max,請下載輕易貸最新版APP參與活動,獎品有限,馬上參與~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40)

輕易貸 ? 2019年12月05日 ? 輕易貸


與投資人面對面交流

今天的故事和以前不同,今天完全是我的自述,我要以我的視角來講述今天發生的事情。

我要講一講12月4日在輕易貸總部北門小廣場外的會議。

“我讓他們充分的認識我,免得待會抓錯了人。”

這是我走到北門小廣場外,面對聚集過來的投資人,和大家說的第一句話。

前一段時間,我鬧過兩次烏龍,兩次想要辦接待日都沒辦成,這周三,我終于把“接待日”活動辦起來了。

這次能夠把活動辦起來,不是誰同意我辦了,而是我執意要辦,我什么也不管了,哪怕把我抓走,我也得站在講臺上說,所以我見了大家第一句就這么說了。

這是對投資人說的,話里的“他們”是指維穩的警方,就在我對面,投資人的身后就站著一排警察,其中有兩位民警同志手里還端著攝像機,一直在拍我。我看見他們了,他們也看見我了,所以我得走到最前面,我讓圍著我的人都離我遠一點,好給他們拍攝的角度。

今天我穿了一件黑色的外套,收拾的挺精神,他們隨意拍,我不丟人,而且我得讓他們拍清楚了,重點是讓他們認清我是誰,以免一會要抓人的時候連累了其他人。

為了今天這個會,我做了許多準備,從我下定決心的時候開始,我就在籌備了,我叫了幾位我們的高管來開會,包括平臺高管,酒店高管一堆人,我說周三我無論如何都要舉辦“接待日”的活動,你們安排好,講臺、舞臺、音響,都要到位。

然后他們就去安排了,過了大概半天,他們給了我一份系統的方案,從大概九點五十開始,我從哪里出發,走哪一條路線下去,沿途有幾個保安,門口的隔離帶設置多大,三個攝像機位如何安排,方案非常的詳細,這次他們安排的非常好。

但是安排的好,不代表執行起來沒問題,大概九點剛過,我就收到消息,我們在北門搭建好的講臺被強制拆除了。

有員工對我說,警察一來就讓拆,不拆就給你全都拉走。

計劃好的事情出了意外,不過沒關系,就算沒講臺,站在地上我也能講,我告訴他們沒事,警方讓拆就拆,不要對抗,等我下去,到時候咱們再把臺子搭起來。

等到了十點的時候,北門外已經聚集了上百的投資人,都在等我,不過門口兩邊都是警察,酒店門口也是,警察分兩邊站成排,人數不少,都在盯著現場秩序。

我得感謝警察同志能夠維持現場穩定,但是這次不同于上一次,上一次是投資人自發的過來“維權”,我剛好站出來說幾句,所以上一次情緒激動的人很多,這次不同,這次沒有特別過激的人,所以警察很輕松,大家都很有秩序,連大聲喧嘩的人都沒有。所以我覺得這次他們沒必要這么大陣仗,他們嚇著我的客戶了,其實如果他們不放心,可以安排一些人,坐在車里,離我們二十米遠監視就行,最多派幾個警察在現場錄音錄像,完全不必要當成一次防暴行動來對待。

尤其是不用把兩輛警車停在我們的會場里,把大片的場地占住,沒這必要。

我和我的客戶都是普通老百姓,這里是石家莊,沒那么多暴徒。

我看著表,將將到上午十點的時候,我從酒店正門下去,繞了一圈,來到北門,大家都圍著我,跟著我走,我在北門的門口停下了,因為我看到我們搭建的臺子都拆了。

我對大家說,你們等我一下,不要跟我進來,我去搬一把椅子。

幾位酒店的工作人員跟我一起從大廳推出來一個組合好的講臺,我們就在北門外的過道里把講臺架起來了。

我站上去,先找工作人員要話筒,然后對周圍說,我腳下這個講臺,都是提前搭建好了,但是九點多就給我拆除了,我不知道為什么,但是我知道,這一片是我酒店的地方,我在我的場地,回答我投資人的問題,我為什么不能?你們把警車停在這里干什么?

警察回答我,他們在自己的國土上執行公務。

我問他們,你們執行什么公務?

警察說,維護社會治安。

我立刻就問,我大聲的說,這里有治安問題嗎?

很多投資人異口同聲的告訴我,沒有!

由于現場情緒比較激動,甚至有男士罵了臟話,警察立刻告訴我,小心說辭,不允許講帶有攻擊性的言辭。

我本來就沒說什么攻擊性的言辭,那是情緒激動客戶說的,但我還是立刻就對所有人說,大家別激動,別抬警車,警方有鑰匙,他們開走汽車很容易。

這個時候話筒送來了,我接過話筒,對警察說,能把車開走嗎?

現場的投資人自發的給警車讓出了路,片刻后,把警車開走了。

現場一片歡呼聲,這事其實沒什么可歡呼的,警方是維護現場穩定,保證不出現惡性事件的根本,其實我歡迎他們來,只不過他們確實在干涉我開會了,現在他們把車挪走,站成排的警察也往后靠了,我很感謝警方的通情達理,他們沒抓我,反而讓我說,默默幫我在邊上看著,防止有心懷不軌者做不好的事,很感謝。

后來就到了提問環節,一開始沒人提問,我就做開場白,我說,我想說歡迎大家,但這話我不能說,因為我讓幾萬個家庭不得安寧,但是,我還真不知道我為什么走到今天,我想問問省金融辦江主任,石家莊市鄧市長,你們查了我二十三個月,但是到今天,你們誰能告訴我,我有什么問題嗎?誰能告訴我!今天我要開會,我敢面對大家,8月20號就想面對大家,你們不讓,10月10號我仍然想面對,你們不讓,11月17日我還想講話,你們也不讓,我今天沒辦法,我要跟大家交流如何保護投資人利益,我必須得說,但你們把警車停在這,這是什么意思?你們警方維穩是好事,但你們是不是嚇到投資人了?我知道今天的盤面,所以我下來以后先溜達兩圈,否則大家不敢往這走,我得告訴大家沒事。

我說,我不怕見光,有人怕見光。大家有什么問題,我愿意坦誠的負責任的跟大家交流。

我把講話的機會給了投資人,很快就有人說話了,是個年紀不小的先生,說話抑揚頓挫,擲地有聲,感覺也是一位做過領導的人講話,他說,我感覺今天輕易貸是孤軍奮戰,喊天不應喊地不靈,今天我寫了一封信,麻煩你代我交給省、市、區金融辦,為了數十億資金,數萬家庭,希望政府承擔起應該承擔的責任,幫助輕易貸度過危機。

他說了不少,大意如此,說完以后,他遞給我一封信,我對他說謝謝,這個會散了之后,我立刻就要去省金融辦,把你的報告和我的報告一起交給他們,但我不能保證送到,省金融辦離我這里近在咫尺,三五百米而已,但我用二十三個月都沒能推開他們家的大門,今天我想再試試。

這位投資人繼續說,今天我不想知道輕易貸怎么辦,輕易貸已經不知道該怎么辦了,我更想知道,省市區三級政府金融辦,如何化解危機?

他一說完,現場就一陣掌聲。

我對他點頭致意,表示感謝。

下面有人小聲問,李總昨天去北京有進展嗎?

我笑了,然后回答他,套用昨天省金融辦那位女士的話,大家知道吧?涉密!

現場一片哄笑聲,又有一位投資人提問,他說,大家伙今天來,不是想問您問題,因為我們知道您也沒辦法,我們更想問,省、市、區三級金融辦如何解決問題。我們更想通過這種方式,讓省市區三級金融辦來回答。

他一說完,現場又是一片的掌聲,顯然大家支持他這種說法。

我回答他,首先,我不承認我束手無策,過去23個月,我一直在按照我的辦法在做。到今天,83號文出來了,如果我想轉型,我要想拿到牌照,那國家就要求我們要保護投資人利益,我就要分期分批把你們錢收回來,否則我拿不到牌照。11月29日下午,河北省金融辦告訴投資人,輕易貸不在轉型之列。省金融辦的馬凱處長,他審查我時間最長,起碼有十二個月,他竟然說不了解我,他說我是非法集資,我就想問問,他既然說我是非法集資,他為什么不把我移交公安?83號文從寫出來,一直到上周五,近三周時間,他既不給市金融辦下發,也不給區金融辦下發,也不給我看,不來找我,他就直接說我不在轉型之列,憑什么?

然后又接著有人提問,這次是一位投資金額較大的客戶,他說了很多,但總結下來問題并不復雜,第一,針對我們最近授權復投的問題,如果他不授權,是不是就可以不復投了?第二,能不能小額提一部分急用。

我先回答他第二個問題,這個不用我回答,大家都知道做不到。重點是他的第一個問題,這也是最近所有人都關心的問題,我說,你簽不簽都是你的權利,你簽了是對我們的支持,如果我轉型不成功,不讓我轉型,那我也會覺得你在支持平臺,我重點保護你的利益,但是這不構成我對你的法律責任,我一直在說我不保護搗亂的人的利益,有人說我這是威脅,我不是威脅,我就是這么干的。你簽了是對我們的支持,有助于平臺轉型,有助于平臺恢復正常,不簽的話,我也不能保證你的資金能夠回到你的賬戶并提現。這個問題的關鍵不是你簽不簽,是我能不能讓你提現,我告訴你,如果省金融辦說讓我轉型,兩個月時間,給了我小貸牌照,那我兩個月,60天就可以讓大家提現,如果不行,那你簽或者不簽,我都沒辦法給你保證。如果我有了小貸的牌照,我就可以通過我的小貸牌照,我拿錢買回你的錢,如果他不給我,那我這么做是非法的。

解釋清了這個,又有人問,輕易貸是否符合轉型的基本條件?

我回答,我說符合不符合沒用,咱們可以一起問省金融辦,我有哪條不符合?

那位投資人接著說,她很支持平臺,也讀了83號文,她想跟我們一起做好轉型的事,想支持我們,她該怎么做?

我說謝謝,我會盡全力,我給他們疏通是疏通不了了,我現在就往死了得罪人家,我就在這吶喊,我看誰能把我抓起來?周一到周五我天天去找他們打報告,周三、周日我固定站在這說。

又有一位客戶發言,他說他也一直在關注,本來等到83號文,以為看到曙光,但是看到省金融辦的回復,他就的心就涼了,他呼吁,有關部門依法行政,給投資者一個合規的答復,不要用涉密等風險性的字眼制造恐慌。

一片掌聲。

下一位客戶問,她給省金融辦打電話了,得到了省金融辦的回復,省金融辦說沒有收到平臺遞交的轉型申請。省金融辦還說,查了輕易貸二十三個月,沒有查到問題,但是現在沒問題不代表過去沒問題。最后省金融辦說,針對輕易貸目前的情況,他們沒辦法,而且,對目前的情況不解釋,因為涉密。

我回答他,11月27號,我就把申請給了區里,區里也給了市里,市里也給了省里。我只能回答這么多,我不能評論。不過人家這么回復你,這太正常了,你忘了上周五,那個7分鐘的電話錄音,省金融辦接到投資人的電話,那個工作人員怎么說的?你們打擾我工作了,我還工作嗎?

最后一個投資人說,想讓我別強調“沒法律責任”這件事了,道理大家都明白,但是總這么說,會讓大家寒心。

我告訴他,我輕易不敢說這句話,只有有人想套路我的時候,或者我要避免某些陷阱的時候,我才會這么說。我一直說我要保證你們的利益,我一直都沒放棄。現在,只要給了我牌照,我就能保證大家的資金安全,我就能承諾,但人家就不給我,為什么?很簡單,他們就是想用一個壞的結果,證明我是一個壞人,證明他們辦的案子是對的。

由于篇幅的限制,我只能摘要的來講,就說這么多吧,很多事情說的意猶未盡,這也是沒辦法,想知道更多的朋友,大家可以看現場的錄像,這都是公開的,現場錄像遠比文章精彩,最后,期待大家本周日上午10點光臨輕易貸總部北門小廣場,我還跟大家公開的講。

返回文章列表 原文鏈接閱讀量:

小易快訊

  • 12月10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49)

    關于撤銷我們公示的事情,領導們想的是事后維穩,因為對領導們來說,撤銷公示是板上釘釘了,不容商榷,但我不這么想,如果不撤銷就什么麻煩都沒有了,所以在最壞的結果出現之前,我還要試試,看能不能把公示保留下來。(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2月09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48)

    高新區政府對我們的審查全面結束,在2018年7月6日,高新區監管部門依法在網上公示了審查結果,我們沒有問題。我很高興,這個公示代表我們又往前邁進了一大步,然而正當我打算大力宣傳的時候,7月7日的深夜十點半,高新區通知我,立刻趕到高新區政府,他們要見我。(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2月07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45b)-給東峰書記的信(8)

    我由衷希望,今天這封信發出后,相關部門能夠將它保留下來不再刪除,讓這封信成為優化營商環境的“催化劑”,讓省、市、區金融辦能夠站在維護金融穩定,維護社會穩定的大局上,依據國家法規政策,真正去解決一家合規企業和10萬投資人、借款人面臨的問題,而非繼續掩蓋。(輕易貸)
    原文鏈接

廣告

8.10% + 6.90%30-38

掃描下方二維碼,下載APP參加活動
捕鱼24小时上下分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