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易貸四周年,集卡贏新款iPhone XS Max,請下載輕易貸最新版APP參與活動,獎品有限,馬上參與~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37)

輕易貸 ? 2019年12月02日 ? 輕易貸


雷聲滾滾

伴隨著時間的流逝,省金融辦對我們的審查終于走到了尾聲,在6月29日,最后一位審查人員撤走,終于審查徹底結束了。

在此期間,我們寫過多封報告遞交給相關部門,充分描述了我們的困境,當前的風險,我們的風控手段,林林總總,不一而足。

這些報告隨后都會隨文披露,讓大家看到我們向相關部門訴說過多少次,做了多少工作,但是無一例外的,這些報告都如石沉大海,沒有任何人對我們有交代,也沒人理會我們。

不必再贅述這些報告的內容和寫作背景了,從1月審查開始,到5月兩輪審查結束,再到6月底,讀過前文的讀者朋友都知道我們在這幾個月時間里抗住了多么大的壓力,多么大風險。整個輕易貸平臺像是擰緊的發條,明明彈簧已經不堪重負,但還是在擰,一直在擰,無比巨大的力量壓得平臺嘎吱作響,一輪一輪的審查和流言蜚語如釜底抽薪,將我們賴以生存的資源一點一點抽走,但是這些都不如即將發生的事情對我們的影響更大。

7月,驕陽似火的7月,我和我的企業迎來了最大的挑戰。

已經記不清具體的日子了,大約在6月底7月初,P2P行業迎來了暴風雪,全國性的雷潮開始了,我坐在辦公室里,閱讀著朋友們送來的消息,牛板金、人人愛家、投融家等名噪一時的P2P平臺在這段時間里相繼淪陷,巨大的地震由杭州開始,一路蔓延,在7月初終于蔓延到了石家莊。

輕易貸的辦公區里,小鄭發了一條鏈接給小張,笑著說:“張總,現在杭州很熱鬧,這幾天又好幾家暴雷了,非法集資,呵呵。”

小張點開鏈接看了看,沒露出笑容,反而嘆了口氣,搖了搖頭,說道:“麻煩大了。”

我剛好看到這一幕,便讓小張把鏈接發過來,回到辦公室點開,標題很驚悚:杭州成P2P風暴眼,維權者占據兩所體育場。

小標題一樣吸引眼球:杭州驕陽似火,熱浪滾滾。與酷熱難耐的天氣一樣,杭州城里大大小小的P2P公司,都在接受著投資者拷問。

往下大概掃了一眼,通篇是對整個行業不利的內容。短短幾天時間,杭州警方就對多達十家大型P2P平臺立案,涉案資金高達千億以上,隨之而來的是維權者擠占了兩間體育館,組成了維權大軍,一時間整個杭州所有的P2P都處在擠兌的邊緣,輻射面積囊括了數個省份,并在持續擴大。

我重重的嘆了口氣,關閉網頁,苦惱的揉著太陽穴,緩解一陣一陣的頭痛感。這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其他平臺如何我不關心,他們是非法集資也好,是合規合法也好,跟我沒什么關系,但偏偏在這個時候,這么多平臺一起暴雷,這對整個行業來說絕對是一次巨大的打擊。

對輕易貸就更是如此了。

持續數個月的檢查剛剛結束,檢查結果還沒公布,偏又遇上全國性的動蕩,這次輕易貸能不能撐過去,我真的是沒什么信心了。

沒錯,面對這種前所未有的嚴峻形勢,連我都沒了信心。

不管我們再合規合法,再資金充足,如果沒有一個強大的可以給予所有投資人信心的事件或背景,這次我們真的很危險了,遠遠比之前更加危險。

我們不像陸金所,陸金所是全國P2P行業的龍頭,他們的背景是平安銀行——是的,不管他們和平安銀行是什么關系,中間有怎樣的曲折,至少在老百姓看來,陸金所是有平安銀行為他們信用背書的,所以陸金所是安全的。但我們沒有,沒有人為我們信用本書——這本應是監管部門的職責,但監管部門既然不理我們,那我們只有依靠自己的宣傳,我們合規合法,這就是我們唯一的底牌。

但“合規合法”這件事,光是我們自己宣傳是沒用的,所有暴雷的平臺在暴雷之前,都宣稱自己合規合法。所以唯一可證明我們合規合法的只有監管部門,他們的公信力足以讓我們成為最堅固的堡壘,哪怕比起陸金所也不遑多讓。

因為合規合法本身就是信用的保證。

但很可惜,監管部門經過數個月的審查,在沒有查到我們任何問題的情況下,依舊不愿意給我們什么說法,不愿意掛出一紙文件來說明沒查到我們有什么問題。

這幾天以來,已經有不少朋友對我說過,這樣下去不行,必須做點什么,否則等到震蕩真的來到河北,來到北京的時候,覆巢之下無完卵,輕易貸必破無疑。

這個道理我太明白了,但我沒有辦法,只能一遍又一遍的請求監管部門說句話,這畢竟是近百億的資金,近十萬出借人的身家性命。這場起源于杭州的雷潮太恐怖了,我們抗不住的,一定會被炸死。

其實這場雷潮起源于任何地方,我們都不至于這么被動,這個行業都不至于這么被動,但偏偏是杭州,這真的是所有人最不愿意看到的情況了。

因為阿里巴巴集團的存在,杭州一直都是網絡金融的大本營,這里如果沒問題,那整個行業就能穩住。

但現在,這個大本營穩不住了。

風起于何處我并不知道,有人對我說是因為杭州樓市的動蕩引起的,由于杭州執行搖號購房政策,4月份以來進入全民搖號時代,在6月底出現了“搖到就賺百萬,沒錢也要借錢”的現象。這讓P2P行業內的資金大量被抽取,在7月初的5天時間里,P2P行業資金提取速度暴增60倍以上,再加上幾家頭部平臺被立案,徹底讓所有P2P行業的大佬們慌了神。

我們輕易貸并不在杭州,也壓根就沒考慮過去杭州注冊,在杭州發展,因為我們從一開就知道,去杭州并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雖然全國數得著的平臺多很多都在杭州,杭州也是網絡金融的先行者,但業內人士知道,杭州其實并不是樂土。

無論是對業者,或者對投資人來說,都不是。

對業者來說,杭州雖然機會更多,產業規模更大,但競爭也多,尤其是有一個堪稱巨獸的阿里巴巴壓著,這里的企業日子未必好過。而對于投資人來說,他們并不知道,在杭州光鮮亮麗的背后,有多少陰影下的霉菌在蔓延。

我頭疼的思考著,輕易貸該何去何從,屋子里很安靜,想著想著,我就想起我與一位曾經審查我們的律師聊天,他告訴我一件事很有意思,有幾個河北唐山的小伙子,跑到杭州去創業,做的正是P2P行業,他們到了杭州以后就成立了一家公司,憑著腦子快,會來事,做的倒是有聲有色,規模說不上多大,也并不正規,但依托杭州這邊的產業環境太好了,很快他們的管理規模就到了十億元。

這個規模放在杭州很小,但放在石家莊可不小了,不過這也就是頭了,哪怕在杭州,發展到十億規模,太多問題接二連三的暴露出來,幾個小伙子撐不住了,在暴雷之前先投案自首了。

他們找的代理律師就是本地事務所的律師,剛好就是這位跟我聊天的律師。

他說,他在跟這幾位小伙子仔細聊過后,他發現了,這不就是騙子嗎?龐氏騙局,赤裸裸的騙子啊!

這位律師這么跟我說:做P2P這幫人太可恨了。

他當時真就是這么想的,所有P2P都是騙子,都是套路,根本就沒有能按照國家要求,正經做P2P的公司,大家都在騙,大公司隱藏的好,那就天長日久的騙;小公司容易出問題,那就一竿子買賣,賺夠錢就跑路。

他說這完全是龐氏騙局啊,虛擬公司募集來錢發利息、維持平臺運轉,運轉起來之后掙了錢再堵窟窿,長此以往窟窿越來越大,初衷可能是好的,但這所有的行為都是惡意在欺騙投資人。

受害的都是老百姓。

出于律師的職業操守,也出于掙多少錢做多少事的理念,他問清楚那幾個小伙子基本情況,就沒再深入了解這個當行。律師這個職業就是這樣,如果一個犯罪嫌疑人在和辯護律師商量的時候,供出了曾經的惡行,律師該怎么做?正確答案是律師必須果斷阻止:無關的話就不要說了,我收你這個案子的錢,那我就只做這個案子的工作,我不為你其他的事情負責。這是律師面對工作的正確態度,這個時候也是一樣,這位律師沒再深入了解P2P行業,只是針對他代理的被告做了工作,所以這位律師認為,天下騙子是一家,P2P可以被稱為騙子行業。

可是在這位律師審過我們之后,他改變看法了,他說我們是他見到過的第一家真正的P2P,完全合規合法,但凡有相關規定,我們就必然滿足,甚至主動控制杠桿,控制風險,真正做到了面面俱到。因此我們的風險是可控的,最關鍵的是,我們沒有非法集資,不是龐氏騙局,我們按照國家的要求服務小微實體,我們沒有錯。

所以他對我們的存在十分驚訝,更讓他驚訝的是,我們居然是一個扎根于石家莊的企業。

是的,他驚訝,這樣的一家先進、合法、負責任的企業,居然不在杭州,不在北上廣深,而在石家莊。

他沒想到石家莊這片土地能夠孕育出我們這種企業來,這是北上廣深的特權,那里有更開明的政策,更多機會,更好的營商環境,像我們這種企業應該只可能在那里誕生,但現在卻在石家莊生根發芽了。

——

今天的故事暫時到這里。

我們每一篇的字數是有限制的,限于音頻時間,每篇的字數大約在三千字多一些,在剩下的篇幅中,我想對大家科普一個概念。

非法集資。

這個是一個很普通很大眾化的概念,并沒有多么高深,我一直以為所有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前兩天,我發現,有人其實是不知道的。

省金融辦馬凱馬處長。

他不知道。

他不知道,非法集資是“資”給了我,也就是投資人的錢我拿了,我買房子買地,炒股,吃喝玩樂,這八十多個億,我都送到澳大利亞養袋鼠了,這叫非法集資,也即是我通過政府不允許的某種手段,把大家的錢騙來,花掉。

但輕易貸不是這樣,輕易貸平臺就是個平臺,是鏈接出借人和借款人的平臺,出借人把錢通過平臺借給借款人,借款人給利息,這其中一部分是出借人的收益,一部分是平臺的運營資金,這就是P2P的核心業務,我沒拿過出借人一分錢,其他的一切都是平臺衍生出來的增值服務,是枝椏而非根本。

但馬凱處長連這都不懂,在我們經歷的三輪審查中,他審查我們最多,我有沒有把錢花掉,有沒有炒股炒房、吃喝玩樂,他比誰都清楚,但到今天,我問他,我是不是非法集資,他居然不回答,他給我說一些不相關的東西。

在之后幾天的故事中,馬處長還會出現,并承擔重要的角色,也讓大家好好看看,這位連非法集資都弄不明白,卻身居河北省金融辦高層的馬處長,他到底在這兩年中做了些什么,他到底是不是身在其位卻毫不作為。

返回文章列表 原文鏈接閱讀量:

小易快訊

  • 12月07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45b)-給東峰書記的信(8)

    我由衷希望,今天這封信發出后,相關部門能夠將它保留下來不再刪除,讓這封信成為優化營商環境的“催化劑”,讓省、市、區金融辦能夠站在維護金融穩定,維護社會穩定的大局上,依據國家法規政策,真正去解決一家合規企業和10萬投資人、借款人面臨的問題,而非繼續掩蓋。(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2月07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45a) 給石家莊市政府鄧市長的信(2)

    自2018年1月8日,市政府啟動對我們進行全面審查已經近23個月的時間,至今無任何結果。我們向各級政府部門提交的200余份報告,至今也無任何答復。 希望您能抽出寶貴時間,允許我當面向您介紹過去25年以來我們全面的經營情況。(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2月06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44) 給石家莊市政府鄧沛然市長的信(2)

    自2018年1月8日,市政府啟動對我們進行全面審查已經近23個月的時間,至今無任何結果。我們向各級政府部門提交的200余份報告,至今也無任何答復。 希望您能抽出寶貴時間,允許我當面向您介紹過去25年以來我們全面的經營情況。(輕易貸)
    原文鏈接

廣告

8.10% + 6.90%30-38

掃描下方二維碼,下載APP參加活動
捕鱼24小时上下分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