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易貸四周年,集卡贏新款iPhone XS Max,請下載輕易貸最新版APP參與活動,獎品有限,馬上參與~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35)

輕易貸 ? 2019年11月29日 ? 輕易貸


35.審查結束

我不是說這樣的審查最終會給我定一個非法集資,我是說,這樣的審查持續時間會非常長,而且可能到最后審查小組也沒辦法徹底搞明白我們。

這也讓我聯想到了前兩次的審查,那時候的審查小組還不如他們這批人,連這些問題都沒問過我們,那么,那兩次審查,是否最終搞明白了我們呢?

一邊想著,我甚至開始懷疑,是不是就因為,前兩輪審查其實沒搞明白,所以領導們才一直不給我們結果,所以才有了這第三次的審查?

省、市監管部門的領導們想必是非常惱火的吧?兩輪審查,都沒弄明白我們,是該說審查小組無能?還是該說我們的系統太復雜?

然而再想想又覺得不對,審查小組弄不明白我們,又不是我們的錯,難道企業創新也不行?而且就算搞不明白,審查小組最終肯定也會出報告——他們就算硬著頭皮也得出一份審計報告——而那份報告上總不可能寫“我沒弄懂輕易貸,抱歉讓領導失望了”,肯定是寫的“沒找到輕易貸有哪些哪些問題,輕易貸符合如下如下規定”。

這是根據事實推理,肯定是這樣沒錯。這么說其實還是領導不相信我們,也不相信前兩輪的審查小組。

可問題是這么折騰,我們可是要撐不住了。

沒錯,由于第三輪的審查,以及市場的動蕩,新一輪的擠兌又慢慢在發酵了。

這個時候時間來到了六月的下旬,全國性的動蕩已經在慢慢發生了,有關于我們的流言也有抬頭的趨勢,我心急如焚,想催著審查趕緊結束,找領導要一份審計報告。

我開始試圖徹底而全面的給他們上課,有一天我來到會議室里,屋子里只有銀監局的兩位審查人員在,他們也沒事情可做,我們聊了幾句,他們就說,讓我給他們講講,我們開元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這句話正合我意,雖然人少了點,但我給他們講清楚了,他們就會對他們的同事講,效果是一樣的,我把電視打開,從我二十五年前創業開始講,一直講了兩個多小時,重點當然是輕易貸平臺上線以來的事情,以及輕易貸平臺和我們曾經歷史的關聯關系。

他們這才恍然,原來我一直就是干這一行的,在輕易貸上線之前,我就放了幾十個億的貸款,以此推論,輕易貸為什么又怎么可能為自己集資呢?

然后很多事情就有解釋了,包括他們一直猶豫不決的幾個關鍵點。

自此,審查終于算是接近了尾聲,時間也來到了6月底7月初。這個時候我已經沒太多心思管他們了,因為全國性的動蕩已經在慢慢發酵了。

沒過幾天,大約也就是6月25號,省金融辦委派的審查小組終于全面撤出了輕易貸。其實在這之前的幾天他們已經不怎么來了,甚至有點不敢來了,就算來,也是直接工作,工作完了就匆匆撤走。

之所以會這樣,還是因為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那是大概6月20號左右的時候,有一天我在會議室里跟他們聊天,審查小組的人就跟我隨口吐槽,說他們現在也很難。

我問怎么了,他說審查結束不了啊,太尷尬了,馬處最開始說8-10天就搞定,現在都一個月了還是沒結果,我們都不知道怎么跟領導交代。

我說那就實話實說唄,這有什么的,沒審出問題就是沒審出問題,難不成你還非得弄出點問題才行嗎?

他說那倒不是,只不過拖的時間太久,領導問我們這么久了,都做了點什么?我們來了多少人?做了哪些功課?出了哪些結果?

我說那還是一樣啊,如實上報不就好了?

他說沒有細節可以上報,一開始的審查不對,后來天天光是弄明白你們就很費勁了,審查過程多少有點混亂,這根本沒辦法上報,而且,沒有工作記錄。

我就笑,我說你們沒工作記錄,我有,我給你們不就完了。

然后我調出一個表,上面把自從審查小組入駐以來,他們哪一天的什么時候來的,幾點,來了幾個人,呆了多久,都在哪呆著,事無巨細,記載的一清二楚,分毫不錯。

他們都傻了,萬萬沒想到我居然全都給他們記著呢,任何的一點細節都沒放過,記錄的一清二楚。我告訴他們,這些天你們來了二百三十人次,都在哪里哪里辦公,很清楚,來我給你們。

他們都嚇懵了,呆呆的看著我,我就說:“對了,還要監控嗎?這上面所有寫的東西,都有監控證明,我一幀都沒刪,全留著呢。”

一群審查人員跟見鬼似得看著我,從這一天起,他們是能不來就不來,來了也是快速工作,干完活就走。

我記錄這些當然不是為了嚇唬審查小組,實在也是被逼無奈,說多了都是眼淚,這都是經驗,被審出來的經驗,前兩輪審查我們可沒準備這些玩意。

當然了,這些東西對審查小組也并沒有什么實際傷害,因為我沒打算把它抖出去——就算抖出去其實他們也沒事——這都是工作,他們代表監管部門辦案,我們接受調查,大家都是光明正大,所以這東西背后的意義其實很難定義。

如果我們跟審查小組相處的關系很差,那我肯定不會把它的存在告訴審查小組,現在我主動說出來,就說明我們的關系實際上很好,我的這個舉動玩笑成分居多。

當然了,玩笑歸玩笑,當審查小組意識到我在有意的做著記錄后,他們無論是來的頻次還是逗留的時間,確實是明顯的減少了。

我在故事里寫出這一段,其實不是想說我們有多聰明,知道記錄這些資料,我是想說,我們敢這么做,也敢告訴他們,正是因為我有底氣,無論他們是背景多么強大的審查小組,我都不怕他們,因為我完全合規合法。

而且,通過這件事,也能看出我們做了多少工作,不止是配合調查,我們把一切都考慮到了,包括公司內部和外圍的合作企業,我們是一家生命力極強的公司,面對這種檔次的審查小組我們都能夠一點也不心虛,我們的抗壓能力是極強的,也是完全合規合法的。

還有另一件事不得不提,早在6月初的時候,我與省金融辦馬主任、市金融辦趙主任和一位開發區管委會的副主任,我們之間有過一次談話。

這次談話是發生在審查進行了將近三周以后的事情,剛好是審查小組態度改變,我們認為審查實質上已經通過的時候,所以這次談話讓我印象深刻。

那天一早,三位領導就來找我,我起初以為他們會和我說一些好消息,比如審查通過了,比如審查小組準備何時退出之類的,沒想到三位領導跟我寒暄了幾句就進入正題,他們要我壓降規模。

這是老生常談了,從5月初,領導們讓我壓降三十億的意見出臺,我聽到了無數次這個不合理要求,我也重復過無數次,我說我做不到,我要是做了,輕易貸就破了。

但是三位領導不聽,還是勸我,一定要把規模壓下去。

我聽著他們的語氣就感覺有點不對,因為他們沒那么剛硬了,不像最初時候,最初時候趙主任怎么說的?以非法集資的罪名抓我,可現在他不說了,我就隱約猜到,可能是有初步的調查結果出來了,我們沒問題,這也很符合我們的推斷,初步的審查確實是在這幾天完成的。

那這樣我就有話說了,我沒問題啊,為何還要我壓降?好,我壓降沒問題,畢竟是領導意見,但我不能壓降這么狠,這是要我跳樓,我不能跳樓,我只能走樓梯,同樣是往下走,走樓梯我不會死,跳樓我可就摔死了。

但是三位領導不同意,反復的勸,拐著彎的勸我要完成任務。這個時候我底氣就足了——當然我底氣一直很足——我就對他們說,我們過去20年以來,我如何保護小微實體,今天領導讓我強力降低、收縮規模,那這一定觸發風險。而且,領導讓我抽貸斷貸,這是違反黨中央的號召的事情。

談話從上午九點一直到下午下班,中間都沒休息過,一直在聊,一直在說,吃飯的時候那位副主任走了,就剩下馬處長和趙主任還在跟我說。我能理解兩位領導的難處,他們也是在工作,但我沒辦法松口,我總不能把我自己和幾萬出借人一起摔死。

而且,我也是真的服氣,兩位領導能從早上說到晚上,就一件事,能找到各種角度,各種套路,引申出各種原因和結果來反復的勸我,說到最后都有點說急了,什么也不管了,就是讓我壓降,一定要完成任務。

其中有一個小細節,讓我很在意,馬處長和趙主任可能是口不擇言,說的太多了沒意識到自己說了什么,但我記住了,我很介意,他們說,你還想要牌照嗎,還想備案嗎,你歸我們管,你還想不想要牌照?想要,那就往下壓。

這句話把我說急眼了,這不是明擺著欺負人嗎?連道理都不講了,我梗著脖子說:“那我不要牌照了,你別給我發牌照。”

一句話,把兩位領導都說懵了。

兩人不知道再說什么了。

遇到我這樣連牌照都不要的,他們還能再說什么?

鉗制我最大的手段,大概也就是不給我發牌照,但是這個不發牌照終究只是一時的,我情理法全都占著,他們不可能永遠都不給我發牌照,這是法律,是制度,他們能壓我一時,不可能壓我一世。

所以我不怕,我就當面說我不要了,我這么大生意在這擺著,他們要是一家都不給發牌照就算了,只要還發牌照,想想看吧,占河北省體量90%以上的企業沒牌照,反倒是一堆占比不到1%的企業有了牌照,到時候誰更丟人就不用說了吧?

所以我就是有恃無恐,我恃的就是我合規合法,我情理法全占,根本不在意兩位領導拿這一套壓制我。

當然,該生氣還是得生氣,我要是表現的得意洋洋,那生氣的可就該是兩位領導了。我沒那么想不開,完不成領導任務是迫于無奈,如果主動去挑釁領導的怒火,可就是傻子才做的事情了。

總之,6月初的這次談話仍舊沒有實質性的進展,無論他們怎么勸我都沒用,我都不同意;反之,無論我怎么講也沒用,他們就是不松口,所以這一天等于白談。

返回文章列表 原文鏈接閱讀量:

小易快訊

  • 12月10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49)

    關于撤銷我們公示的事情,領導們想的是事后維穩,因為對領導們來說,撤銷公示是板上釘釘了,不容商榷,但我不這么想,如果不撤銷就什么麻煩都沒有了,所以在最壞的結果出現之前,我還要試試,看能不能把公示保留下來。(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2月09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48)

    高新區政府對我們的審查全面結束,在2018年7月6日,高新區監管部門依法在網上公示了審查結果,我們沒有問題。我很高興,這個公示代表我們又往前邁進了一大步,然而正當我打算大力宣傳的時候,7月7日的深夜十點半,高新區通知我,立刻趕到高新區政府,他們要見我。(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2月07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45b)-給東峰書記的信(8)

    我由衷希望,今天這封信發出后,相關部門能夠將它保留下來不再刪除,讓這封信成為優化營商環境的“催化劑”,讓省、市、區金融辦能夠站在維護金融穩定,維護社會穩定的大局上,依據國家法規政策,真正去解決一家合規企業和10萬投資人、借款人面臨的問題,而非繼續掩蓋。(輕易貸)
    原文鏈接

廣告

8.10% + 6.90%30-38

掃描下方二維碼,下載APP參加活動
捕鱼24小时上下分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