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易貸四周年,集卡贏新款iPhone XS Max,請下載輕易貸最新版APP參與活動,獎品有限,馬上參與~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33)

輕易貸 ? 2019年11月27日 ? 輕易貸


過了沒多久,小張又回來了:“李總,審查人員不同意做脫敏處理,堅持要原始數據。”

我一愣:“那你問問他們,不做脫敏處理的數據都是我們客戶的真實資料,那么多客戶信息,有些是很敏感的數據,不做脫敏處理,信息泄露了怎么辦?他們能不能簽一份文件,信息泄露他們負責?”

小張又走了,沒過多久又回來了:“審查小組說,文件不能簽,信息也必須是原始數據。”

我瞪著小張不說話,小張下意識縮了一下脖子,我擰著眉頭,想了想,說道:“你再去跟他們說,把話講明白,我們這些信息不是普通的信息,不止是有普通老百姓的手機、身份證號這些,還包括了人家的投資金額,賬戶余額,人家在我這里存了多少錢,什么時候存的,存多久,這都是很敏感的數字,一旦泄露出去,往小了說可能會引起客戶的家庭糾紛,往大了說甚至有可能爆出一些社會問題,到時候我們怎么辦?我們是要負法律責任的。更何況投資客戶可不止有普通人,公眾人物在我們平臺上投資的也不少,這個風險我們不背。”

小張點點頭,又領命出去了。

我坐在椅子上生氣,剛才我說的都是很現實的問題,因為我們的客戶存錢時候可不會通報我們錢款來源,也就是說這些資金中難免有一些是投資人不愿意被別人知道的,可能是攢的私房錢,也可能是公款周轉資金就存幾天,這都是難免存在的,人家既然把錢放在我們平臺,我們就有責任保證信息安全,我們不能任由信息外泄到社會上。

審查小組要資料我可以理解,但資料不能脫敏我就不理解了,一來脫敏并不影響審查,二來這絕對是很現實的風險,一旦資料泄露,我都難以想象會有多少訴狀遞到法院,到時候這官司是我們自己打還是審查小組替我們打?

過了許久,直到臨近下班,小張才給我回復:“不行,不能脫敏,也不能簽署任何保密協議。”

我這個氣啊,本來已經發泄掉的火氣又頂上來了。

我要給客戶資料脫敏,應不應該?為什么不行?

都欺負人是不是,一個兩個的,審我四個月不給我結果,弄得全公司上下焦頭爛額,這我都不說了,現在連正常的要求都不行了?

小張也很為難,審查小組一口咬定,他也沒辦法。

我擺了擺手:“先弄資料,再好好跟他們商量,資料也不是一兩天就能弄完的。”

晚上時分,北京分公司傳回消息,已經安排經偵部門的同志住下了,不過資料導出至少需要幾天時間,兩位審查人員要一直跟著。

跟著就跟著吧,這都是小事,我也沒在意,囑咐了幾句就沒再管了。倒是關于脫敏的事情,小張一直在和審查小組協商。

數日一晃即過,審查小組的效率很高,很快就將資料整理的差不多,開始對我們全面的審查,包括對我們員工的問詢,調查我們的合作伙伴。

這幾天我雖然沒怎么露面,但也一直都在關注審查進度,沒露面的原因是人家不歡迎我。這一批的審查小組雖然不像前兩次那么抗拒我,但到底也是盡量在避免跟我接觸,我有幾次試圖和他們交流,無果后也就沒再管了。

倒是有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值得一提。

從審查小組入駐輕易貸,開始審查的第二天開始,審查小組就上下一心,眾志成城的想要抓我的小尾巴。

有人告訴我,這支審查小組想要證明我違法的心思前所未有的迫切,整個審查小組出乎預料的團結。

而造成他們這么團結的原因,居然是我們第一次見面開會的時候,我那番話把審查小組給激怒了。

審查小組氣壞了,因為我講話的第一句,居然說的就是:因為多輪次審查而觸發風險,誰負責?

用審查小組的話來說,他們從未見過如此囂張的私企,一定要給他點顏色看看,說什么也要揪出他的小尾巴。

我一方面覺得好玩,另一方面就只能苦笑了,因為小張告訴我,我們的合作伙伴,包括合作的銀行在內,都很詫異的來電話問我們怎么回事。審查小組極度嚴格的調查,讓我們的合作伙伴都有點恐慌了。

他們不知道我們發生了什么事,怎么就把省里下派的審查小組給惹急了?

拿我們合作銀行的話來代表就是:沒見過這么剛硬、這么全面、這么神秘的審查。

銀行的合作伙伴太多了,被要求配合調查的次數更是數都數不清,連他們都被嚇壞了,可見審查小組有多惱火,審查的力度有多大。

當然,審查力度再大也沒關系,我當然是不怕的,不過因此而帶來的和銀行信貸業務不能正常展開有點麻煩,但也不是大問題,畢竟審查結束后也就沒事了。

很快審查就持續了將近一周時間,在這一周里我多次試圖給審查小組講我們的業務模式,給他們介紹情況,但審查小組均回避了,為此我還對小張吐槽過不止一次,我覺得我是在幫他們,我沒想搗亂,我把事情講明白了,把業務的難點說清楚了,這有助于他們加快審查速度,但沒人理我,這讓我挺委屈的。

我沒壞心思,但他們也許是覺得我想跟他們套近乎,想收買小組成員,或者想誤導他們的思路,所以一直避著我。

這個情況一直持續了一周時間,這一周里審查小組每天都會來,像上班一樣,那間會議室已經成了辦公室。每天審查小組都會找我們要各種資料,五花八門不一而足,為此小張他們很是廢了些腦子。而且他們不止查我們的資料,還會問我們的員工各種問題。

有員工就為此跟小張訴苦,小張又轉述給我,說審查小組問的問題好多是他們也一知半解的,比如說,問我們的員工,為什么這個規定要這么設置?員工哪里知道這個?他只需要知道怎么做就行了,哪里知道為什么?

每當問到這種問題的時候,我們的員工不知道怎么回答,又不能順口胡說,就顯得有些支支吾吾,講不明白,于是審計小組就跑到小張那,似有意似無意的說,你們員工說話支支吾吾的,是不是不想告訴我們?

弄得小張也是一頭汗,因為我們的業務太多了,小張也不是全都知道,而且審查小組有意無意間的那幾句話,給小張的壓力太大了,弄得小張解釋也不對,不解釋也不對,在對話中完全處在了下風,被審計小組牽著鼻子走。



故事先講到這里。

下面照例是最近發生的事情。

昨天發生了一件我覺得特別有意思的事,那就是在輕易貸總部三層接待中心住了好幾天的王女士,昨晚走了。

這件事的起因經過很多讀者朋友都知道,簡單介紹一下即可。

張家口的王女士自稱得了癌癥,最近幾天一直帶著家中老人和孩子住在輕易貸總部三層接待中心,稱活不下去了,拿不到錢就不走。

對這樣鬧事的客戶,我們當然不可能給她提現,否則第二天整個輕易貸總部就得睡滿打地鋪的人,這是現實情況,無需多說。我們致力于保護所有投資人的利益,不可能誰鬧事就給誰錢,那樣對于不鬧事的出借人是不公平的。相反的,就我個人而言,我甚至更傾向于把錢給了不鬧事的出借人,因為這些人保持了冷靜,這等于是在幫我們,給了我們時間,而鬧事的則是在毀我們。

當然了,畢竟錢是通過輕易貸平臺借出去的,有暴脾氣的朋友想不開,想要鬧一鬧,這我是能夠理解的。

所以,我并不怪過來討要說法的出借人,但王女士顯然不止于此,她稱因重病需要到北京協和醫院住院,需要先行繳納30萬元住院費。

這事很不靠譜,什么病需要先繳納30萬住院費?少于30萬不能看病?如果這事是真的,那協和醫院關門吧,全國人民得罵死它。不過,事情的重點顯然不在協和醫院要30萬,我們姑且就當做事情是真的,王女士真的需要30萬住院費,即便如此,我也不能給她提現。

有人對我說過一句話,他說輕易貸面前人人平等。

我覺得這句話說的對,引用另一位投資人的話做注解,就是:他生病了?所以給他提現?不,我不同意,你等等,我跟你一起去輕易貸總部,我先去找醫院給我出具一份生病的證明送到輕易貸總部去,稍等我一下,什么你也要?走一起去開證明哈。

特別現實對不對?

所以我們沒辦法甄別誰是真的困難,輕易貸不是冷血到沒有任何同情心的企業,但現實情況不允許我們給因為困難而鬧事的客戶提現,就王女士這件事,我衷心希望她是假的,因為一來她沒有病,這很好,二來我們可以說她是“水軍”,以此來反擊那些打算毀掉我們的人。但哪怕她是真的,我寧可自己私人掏腰包捐助她去看病,也不會讓她從輕易貸提走一分錢。

對了,再說一句讓我很高興的事情,我們的員工已經去了北京協和醫院調查,但并沒有查到任何有關王女士的情況。

很大概率上,她是受雇來毀我們的“水軍”。

其實我是歡迎“水軍”來毀我們的。雖然他們的存在,確實增加了我們的辦公成本,牽扯了我們很大的精力,但因為“水軍”的存在,能讓我們看清很多忽略的事情,能夠把事情鬧大——而我不怕鬧大。他們鬧的越歡,輕易貸就能聚焦越多領導的目光,到時候大家拉開擂臺打一場,看看到底是誰對的,誰是錯的。我們也可以借此反問領導,尤其是反問鄧市長:您看到王女士了嗎?您看到這些水軍給您反應的問題了嗎?作為石家莊市政府領導,您難道看不見現在有多少投資人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看不到輕易貸平臺正在被某些有心人暗中阻擊,希望毀掉平臺,致使百億資金流失,數萬出借人蒙受重大損失?

數萬市民希望您能站出來說句公道話。

所以敬告那些一直在孜孜不倦意圖毀掉我們的水軍和他們背后的老板們:請繼續,別停止,加油干。鄧市長現在沒看到沒關系,他總會看到,到時候他就會作為這座城市的市長,作為一個真正的共產黨人履職盡責,那將是我們放聲高歌的日子,也將是你們末日臨頭的日子。

返回文章列表 原文鏈接閱讀量:

小易快訊

  • 12月05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41)

    2019年12月4日上午10點,開元金融董事長、輕易貸創始人李勇會先生在開元金融中心北門接待了到訪輕易貸總部的投資人,并對投資人提出的問題進行了解答。(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2月05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40)

    今天的故事和以前不同,今天完全是我的自述,我要以我的視角來講述今天發生的事情。我要講一講12月4日在輕易貸總部北門小廣場外的會議。“我讓他們充分的認識我,免得待會抓錯了人。”這是我走到北門小廣場外,面對聚集過來的投資人,和大家說的第一句話。(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2月04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39)

    寫了這么久的故事,我一直在說我們合規合法,省、市金融辦欠我們一個解釋,某些人不作為亂作為,我一直在這么說,但我始終避諱著,除了有限的幾位我認為不作為的官員,我始終沒有把誰的真名寫出在故事里。(輕易貸)
    原文鏈接

廣告

8.10% + 6.90%30-38

掃描下方二維碼,下載APP參加活動
捕鱼24小时上下分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