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易貸四周年,集卡贏新款iPhone XS Max,請下載輕易貸最新版APP參與活動,獎品有限,馬上參與~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24)

輕易貸 ? 2019年11月15日 ? 輕易貸


十五分鐘后。小高拿著一疊紙過來了:“張總,這怎么統計啊。”

小張正在寫文件,聞言說道:“能統計多少就統計多少,先把表做出來,等老板回來看。”

“沒法統計啊張總。”小高把紙放在桌子上,指著說:“比如這個,要我們所有子公司情況,我這只有幾家公司的資料。其他的我沒有,得找財務和行政的問問。”

小張瞪了他一眼:“你知道多少就做多少。”

小高哭喪著臉:“那應該把哪些資料統計進去?”

小張略微猶豫了一下,說:“先把基本資料都寫上吧,你看著列,通知上沒說明白,有多少算多少,等老板回來再說。”

小高不知道說什么了,這工作量像是開玩笑一樣,那么多公司,導出那么多數據,這工作幾天可能都做不完。

小高撓著頭皮走了,小張也搖搖頭,點開一個表格工作起來。

辦公室里安靜下來,只有敲擊鍵盤的聲音不時響起,直到一個多小時后,小高偷偷跑過來小聲說:“張總,剛才我看老板回來了,你不去問問?”

小張瞪了他一眼:“讓你做個表格,你就光盯著老板是不是?你就懶吧。”

小高嘿嘿笑:“沒有沒有,那我接著去做表了。”

小張被這貨給氣笑了:“跑過來提醒我一句,又開始裝勤奮了?不用做了,等著吧。我去問問看都要哪些具體數據。”

小高鼓掌:“哥,加油,兄弟等著你勝利的消息。”

——

我坐在辦公室里,沒有開電腦,窗簾是半掩的,屋子里有些黑,光束只能從窗簾的下方透進來,窗邊,得不到陽光照射的綠植都顯得有些無精打采。

和我的心情差不多。

今天已經是5月13號了,距離約談已經過了兩天,我用了各種辦法,還是沒有一點進展。

“嘟嘟嘟。”敲門聲響起,傳來小張的聲音:“李總,我能進來嗎?”

“來吧。”我說。

小張推門進來,一看屋子里昏暗的環境,在門口頓了一下,順手把燈打開了:“李總。”

我抬頭看了他一眼:“什么事?”

“剛剛給您郵箱里發了一封郵件,您看了嗎?”小張問。

“看了。你們準備資料了嗎?”我問。

小張把幾張紙放在桌子上:“沒法統計啊李總。比如這個,要我們所有子公司情況,我這只有幾家公司的資料。其他的我沒有,得找財務和行政的問問。”

我揉了揉臉,剛剛在陰影里坐了半天,一直都沒表情,臉已經有點僵硬了,拿過那幾張紙,看了看,問道:“按這上面說的,全套資料最快多久能出來?”

“兩周。”小張說道。

我有點意外:“這么久?”

小張咬咬牙:“最快也要五六天,李總。這上面沒說清楚,我們一共七十多家子公司,他沒說要多少公司,沒說范圍,還有后面,這里說的經營情況、投資情況、資產情況、債權買賣情況,我剛才咨詢了財務,這些都不是準確的財務術語,包含的內容太寬泛了,如果做全量數據,那這個工作量,就算我們加班加點也要一周才行。”

我下意識用手指點著桌面,說:“金融辦說明天下午就要?”

“是的。”

“你去寫一封書面文件回復金融辦,把我們的現實困難寫出來,然后問問這些術語的準確定義,拿到準確回復我們再準備材料,文件寫好了給他們送過去。”我說道。

小張松了一口氣:“好的,李總。”

我把眼鏡摘下來,深深的嘆了口氣,揉了揉眼睛,等再睜開眼,看到小張還站在我的辦公桌前沒走。

“還有事嗎?”我問他。

“李總。”小張想說話,卻猶豫了一下,搖搖頭。

我皺了一下眉:“有事就說。”

小張臉上又露出掙扎的神色,張了張嘴,卻沒說有什么事,而是說道:“李總,保重身體。”

我啞然失笑,看著他說:“你跟了我十幾年了,有什么不能說的?沒事,有話就說。”

小張抿了抿嘴唇,說道:“跟鄧市長說的有進展嗎?”

我臉色一黯,搖搖頭:“沒有,他不肯幫我們說,他也害怕得罪江波,我再想辦法跟他說。”

小張微微搖頭:“只不過說明情況,怎么會得罪人呢?要不……李總……”

他欲言又止,我看了看他,溫言道:“怎么了?”

“給他們送,送……”

“送禮?”

“嗯……是。”

我沒說話,盯著小張看,幾個呼吸間小張額頭上就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我創業二十多年,從來都是自己一個人打拼,沒干過行賄受賄的事情,我從來不信這個,我向來認為給別人送禮,讓別人給我開綠燈,這可能一時半會管用,但這么做一定是后患無窮。當我本身不干凈的時候,我又怎么能抵抗那些不干凈的人和不干凈的事?

更何況,守規矩、走正道、講良心,這永遠都是王道,這一套不老土,不會過時,只要我能永遠堅持這一點,這比送多少禮,巴結多少人都要管用。

最關鍵的是,我的節操和情懷不允許我這么做。

小張年紀不大,但他從畢業沒多久就跟我干了,幾乎是跟著我一起把企業做大的,我堅持什么,我信奉什么,他清楚的很,但是現在連他也開始勸我使用一些非常規的手段,難道事情真的到了這一步嗎?

我不怪小張說這個,實在是因為巨大的壓力下,所有知道真相的人都快絕望了,來自省、市監管部門的壓力讓我們已經繃到了極限,隨時可能“啪”的一聲斷掉,這種時候歇斯底里都不奇怪,何況小張只是提議。

我們都沉默著沒說話,足足十幾秒,我開口了,聲音帶著一點沙啞:“送禮?給誰送?我不懂送禮。”

小張微微一怔:“給鄧市長,江主任,誰都行,您如果同意,我來操作。”

小張這句話一出,我的精神都有點恍惚起來,這是一種堅持了一輩子的信念被擊碎的感覺,仿佛在這一瞬間,我的世界觀和人生觀被小張用重拳狠狠的打了一下。

難道……事情真的已經到了這一步嗎?

我一直以來的堅持,走正道,在陽光下做生意,真的是不對的嗎?

這條路走到最后是一條死路嗎?

我,我終究要遁入暗影中,和那些傷天害理的違法商人一樣,與某些人沆瀣一氣,同惡相濟?

真的……真的只有這個辦法了嗎?

但隨即我又反應了過來,想了想,問他:“送禮……現在這個時候,還有人敢收咱們的禮嗎?”

“不試試怎么知道?”小張看我有點松動,表情一瞬間變得很復雜,既有意外,又有緊張:“可能很難,但總比什么都不做要好。要看我們付出多大的代價。”

我的呼吸有點急促,不知道該不該同意,我知道小張說的沒錯,這個時候,送禮是解決問題的一條思路,但是這么做了之后,代價是我無法承受的,先不說花費巨量的資源來擺平到底值不值——我不在乎錢,但是如果我這么做了,那些人就徹底把我按死了,以后我不可能不聽他們的,無論是多么無恥骯臟的事情,我都必須按照他們的意志去執行。更何況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道德的滑坡總是處于加速狀態,當我送禮成了習慣,我必然要把這一部分損失從別處撈回來,那么最后等待我的只能是滅頂之災。

“你讓我考慮考慮。”我喘著粗氣說。

小張點點頭:“好的,李總,那我先去寫文件。”

我沒說話,小張轉身向外走去。

“燈關上。”我說。

小張站在門口頓了一下,回頭看看我,欲言又止,最后終于嘆息了一聲,關燈出門。

我又縮在椅子上,一動不動,仿佛與昏暗的辦公室融為了一體,許久許久之后,身體都已經微微發酸了,我終于動了一下,把手機掏出來,找出通訊錄,撥了出去。

很快電話接通了,“趙總,您好。”我說。

“勇會啊。”

“是我,趙總,鄧市長有回音嗎?”

“……沒有,慚愧,兩天了還沒消息。”

我猶豫了一下,問道:“您……您有沒有再找他?”

趙總沉默了幾秒,說道:“好,我再找他說說看。”

“拜托您了。”

“小事,說幾句話而已,而且你們這個沒什么不好開口的。”趙總說:“我去幫你說,你做的事我很佩服,這幾句話我一定幫你帶到,要個說法給你。”

“拜托您了。”

掛斷電話,我把手機丟在桌子上,用力揉著臉。

趙總是我二十五年前的老領導了。

說起來這也是緣分,二十五年前,我還沒下海創業的時候,在省物資局工作,巧合的是石家莊現任市長鄧沛然二十五年前也在省物資局工作,我和鄧沛然同屬一個單位,論起來是老同事了。

不過,當年我和鄧沛然不認識,后來當然也談不上什么交情。離開省物資局后,他是體制內的高層,我是商人,我們也沒什么交集,不過這次我們已經到了生死關頭,我也只能請求這位二十五年前的同事出面了。

當然,我沒送禮。

我不認識鄧沛然,但是有二十五年前的關系在,想要找我們都認識的人傳幾句話還是很容易的。

我很快找到了當年省物資局的老領導,趙總跟我們兩個都認識,是傳話的最佳人選。于是我在5月11日約談完當天就找了趙總,想讓趙總幫我遞話。

趙總開始是不同意的,老人家雖然年紀大了,但像他們這些建國以來的老一輩事業單位的老領導,為國家貢獻熱血,揮灑汗水,他們的品格無可置疑,當我一開口的時候,趙總連內容都沒聽就拒絕了。

我不奇怪他拒絕我,一位商人,想要找本地市長遞話,他能說什么呢?趙總可不想晚節不保,立刻就想要堵住我的嘴。

不過后來在我的解釋下,趙總明白了,很輕松的答應了我的請求。

我拜托趙總幫我找到鄧沛然市長,把我們的情況仔細的告訴他,請求他給我們一個公平的營商環境。

在我看來,這件事情并不難辦,無論是趙總找鄧市長說話,還是鄧市長為我們爭取合理的政策意見,這都不難。因為趙總跟他說的是實話,不容置疑;而我們輕易貸做的是合法合規講良心的生意,也應該有一個好的營商環境,有關部門應該支持我們。

我認為,只要鄧沛然知道了現實的情況,那他一定會保護我們。

我很期待的等著趙總的回音,因為趙總也認為我們應該得到支持,石家莊市的市長應該保護我們。

返回文章列表 原文鏈接閱讀量:

小易快訊

  • 11月30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36)

    我有點想不明白為什么監管部門不告訴我這份文件的真假,他們在不承認收到文件的同時,也沒有向我辟謠,也沒說這份文件是假的,他們壓根不理我。這讓我很疑惑,是真是假就是他們一句話的事情,這么不聞不問是什么意思?(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1月30

    給東峰書記的信(8)--輕易貸申請按國家互金辦政策轉型

    我由衷希望,今天這封信發出后,相關部門能夠將它保留下來不再刪除,讓這封信成為優化營商環境的“催化劑”,讓省、市、區金融辦能夠站在維護金融穩定,維護社會穩定的大局上,依據國家法規政策,真正去解決一家合規企業和10萬投資人、借款人面臨的問題,而非繼續掩蓋。(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1月29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35)

    我在故事里寫出這一段,其實不是想說我們有多聰明,知道記錄這些資料,我是想說,我們敢這么做,也敢告訴他們,正是因為我有底氣,無論他們是背景多么強大的審查小組,我都不怕他們,因為我完全合規合法。(輕易貸)
    原文鏈接

廣告

8.10% + 6.90%30-38

掃描下方二維碼,下載APP參加活動
捕鱼24小时上下分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