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易貸四周年,集卡贏新款iPhone XS Max,請下載輕易貸最新版APP參與活動,獎品有限,馬上參與~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21)

輕易貸 ? 2019年11月12日 ? 輕易貸


排山倒海般的壓力

會議室很大,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一進去就感覺到一股恍若實質的壓力撲面而來。會議室的里側有一個主席臺,主席臺上放著長條桌,大約得有十幾米長。桌子后面坐著一排人,在正對面,像是教室一樣,很多的桌椅板凳陳列在屋子里,零零散散的坐了一些人,數量不多。

“李總,坐這邊。”有人招呼我。

我點點頭,邁步過去,卻看到那是一個“特殊座位”,正對著主席臺,位于所有座位的最前面,感覺上,坐在那里的人,好像是被主席臺上所有人盯著看,那感覺非常的尷尬。

我更緊張了,不過人家讓我坐,我不能說不行,但這個位置……抬頭看看,套用一個網絡用詞,這簡直是壓力山大。

抬頭就是人,還是一排人。

而且,看看這都是誰吧。

常務副市長李雪榮、副市長兼公安局長劉勝、高新區主任,這是三位副廳級,再往旁邊還有市金融辦主任趙東、長安區書記、兩位副秘書長。

對我來說這個陣容堪稱豪華,他們中任何一位都比我塊頭大的多,而當他們在十五米的長桌后坐成一排時,我就成螞蟻了,吹口氣我就得飛出去。

我手足無措的坐好,抬頭看著上面,會議這就開始了。

幾秒后,坐在邊上的趙東說話了,先是幾句套話,然后開始宣讀給我們的文件。

我沒怎么聽趙東說話,他語速太快,完全是念稿子的語調,而且這些話我聽過好幾遍了,聽個開頭就知道后面內容,趁著趙東說話,我把錄音筆打開,捏在手里。

趙東說了幾句,便話鋒一轉,說道:“下面,請市委常委,市政府常務副市長李雪榮同志提要求。”

我捏著錄音筆的手微微緊了一下,抬頭看了一眼李市長,下意識的抿了抿嘴唇,剛剛因為趙東宣讀文件而有點舒緩下來的心臟頓時又狂跳起來。

在社會上摸爬滾打幾十年,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陣仗,說不害怕是假的,最主要我不懂官場的規矩,這個時候我是不是應該說什么?我要站起來嗎?我應該有其他表示?

還沒等我想明白,李市長開口了:“李總……”

我下意識“嗯哼”的接了一聲,完全是本能反應,不過好在聲音很小,他們應該都沒聽到,“嗯”完之后,就覺得臉上有點發麻。

李市長對我點點頭,稍稍頓了一下,說道:“李總,根據省金融辦的要求,我,劉勝市長,周主任,還有秘書長,我們約談你,主要的目的就是督促你公司采取有效措施,全力做好嚴控總量、化解存量工作。我想就這些,給你提點意見。”

我趕忙點頭,露出“洗耳恭聽”的表情來,突然旁邊劉勝市長說話了:“李總,我提醒你一下啊,市長跟你講,你該記還得記上。”

他突然說話,嚇了我一跳,身子不由自主的震動了一下,然后趕忙點頭。剛剛太緊張了,手里就捏著筆記本,卻連記筆記這回事都忘了,急忙把筆記本攤開,開始做筆記。

李市長頓了頓,說道:“國家早就已經做過指示,要對你公司的真實情況作出核實,這個我們早就已經在做,那現在省里的要求是堅決嚴控新增業務,只能減不能增,對我們來說,以前只是有市金融辦和高新區管委會對你進行約談,但現在已經提高到市政府,希望能引起你高度重視。”

我連連點頭,李市長繼續說:“最近一段時間,互聯網公司、P2P平臺連續出事,中央持續在關注,省里也是高度重視,你公司從去年的61.9億到現在的94億,你們增長很快,所以咱們省金融辦的領導,專門通知,必須壓到一定水平,希望你在驗收期間,能夠重視起來,拿出切實可行的方案,落實咱們省里的意見。”

我埋著頭不停記錄,李市長說話語速不快,我大體還能跟得上,但他說話的內容卻讓我的眼皮不停在跳。

“中央、省里”,這兩個詞,在他短短的幾句話中反復出現了好幾次,這是要拿中央和省里來壓我嗎?

我想著,不由自主的露出一絲苦笑。

哪里需要中央和省里壓我?您自己就足夠壓得我喘不過氣了,誰都不用搬出來,我在石家莊這個地界混了二十多年,我怎么可能不聽石家莊市長的話?

我暗暗嘆了口氣,繃著嘴唇,耳聽李市長繼續說:“在你驗收期間,針對你增量巨大的情況,省金融辦非常不滿意,希望你能嚴控增量,你不能總靠著踩紅線的思想去做,你必須認清這個形勢,你有上百億存款,一旦你出現風險……所以你得堅決按照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的安排,去做。”

我只能點頭,一邊點頭一邊“嗯嗯”的答應,一邊做筆記,這一小段話里又是兩個省里出現了,我一邊寫著突然就有點明悟了:他不是把省里搬出來壓我的,是把鍋甩給了省里——李勇會,你看,這都是省里的意見,不是我們市里要針對你。

這屬于推脫責任,幾句話的事情,簡單卻有效。這幾句話說完,他就不會得罪我了。而且,幾句話,巧妙的把省、市串了起來,給我形成龐大的壓力,卻又把自己摘了出去——中國官場的哲學確實是深不可測。

當然了,這些細節、具體的東西,都是我后來才慢慢想明白的,當時我沒想太多,意識到他是在推脫責任之后,我立刻就被他那句“踩紅線”給吸引了。

我忍不住想抬頭看他一眼,脖子動了一下,又強行頓住,心里就一個念頭,我按照國家的號召,國家的政策,建立理財平臺,放貸款給小微實體民營,沒違法、沒違規、沒有道德缺失、也能夠嚴格把控經營風險,我怎么就成了踩紅線?

如果我們這種平臺都是在踩紅線,那河北的紅線在哪?是不是只要注冊公司,就已經站在了紅線邊上?

心思稍微一晃,李市長已經說過去了兩三句話,隱約聽到還是叮囑我要重視領導的意見,我定了定神,繼續做記錄。

李市長說:“徹底整改,交清底數,安排專業人員,成立專業小組,對所有賬目進行整理,認真制定方案,分類處理,回籠資金,穩妥化解。94億到61億,這是省里專門來說的,如果未能完成要求,將面臨更多的問題。現在還有一個半月,時間非常緊,任務非常重,你要拿出方案,確保完成。”

說到這里,他終于停了一下,有幾秒鐘沒說話,我急急的寫著,耳邊李市長的聲音又響起來了:“特別注意,要依法依規,一切經營活動都要按照法律執行,而且決不能因為降低而出現風險,你們必須立即研究制定風險防控方案。”

我低著頭,緊緊的抿著嘴唇。

時間緊,任務重,一定完成壓降,還不能觸發風險?

這個真的做不到,我用盡全力,不是收不回三十億規模,但代價一定是巨大的風險,想要兩者兼顧這是不可能的。

難怪李市長通篇都在強調這是省里的安排,他知道這里面的風險和難度,如果我迫于壓力走投無路,真的強力收回欠款,到時候引發了大面積的震蕩,到那個時候,他今天的這番話也許就能派上用場了。

李市長說完,又等了幾秒,最后說道:“你有很多經營活動做的很好,比如希爾頓,我們相信你,今天的事情你也能做到,認認真真的做,一定沒問題,在這個事情上,沒有任何的其他的可說。”
我深深吸氣,你們相信我,那我都不相信我自己能做到,怎么辦?

李市長說到這里就停下了,屋子里沒人再說話,只有我書寫時候的“沙沙”聲,片刻后,趙東又開口了:“下面,請開元集團實際控制人李勇會表態。”

我把筆放下,抬頭看著上面坐著的一排人,沉默不語。

我不知道該說什么,我實在是太緊張了,今天這個陣勢,對我來說壓力太大。在上面坐著的這些領導,尤其是中間幾位,說句很通俗的話,他們拔一根腿毛可能都比我的腰粗。現在他們聯合起來,用這么鄭重的語氣對我講話,這真切的讓我感受到了一種無可抵抗的力量,如山呼海嘯一般向我壓過來。

我等了半天,喘了半天粗氣,才說出第一句話:“我,我,我很緊張……不好意思……我很緊張。呼……我,我今天一看劉勝副市長、公安局長出面,我就知道今天這個事情的嚴肅,而且到現在我也能記得,二十年前,公安局關了我100天,到現在沒說法,我懂這個道理,所以這個……這個……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我有點說不出話,我很緊張……”

劉勝打斷我:“這是約談,咱們能面對面的在這交談,你心里頭應該明白,咱們現在是平等的。”

我聽到這話,很想反問他,那咱們什么時候不平等過?難不成你認為,以前咱們兩個不是平等的嗎?不過我當然不敢問,我都快緊張的說不出話了,趕忙連連點頭:“我明白,我明白,那個,那個……兩位市長,我,我想問一下,我是不是什么都可以說,我,我能說多長時間?”

這句話一問出口,沒人說話了。

好幾秒鐘,他們沒人搭腔。

我咽了口唾沫,看著上面一排人。

會議室里足足靜了三四秒鐘,趙東開口了:“你這樣吧,解釋性的東西你就不要說了,你就說一個態度。”

我頓了一下,盡全力壓制住帶著顫抖的呼吸,抬頭,說道:“我知道大家要我說,我能不能完成,如果答案是這么簡單,我一定什么都不說,我站起來就說我保證完成任務。我,我現在很緊張,那個,那個但是,我今天能有機會能把真實的情況跟領導匯報,我不知道我是不是都能說……”

我沒有像他們想象中的,在巨大的壓力下崩潰,拋棄原本的堅持,答應下來完成任務,我也不可能像之前的市金融辦,直接了當的答應下來堵住趙東的嘴,那都不現實。現在這個場合,現在這個陣仗,這已經不是能夠隨便說話的地方了,所以我接下來要說的每一個字都必須是我仔細思考過的,代表著精準含義的話。

而且,就在這個時候,雖然我緊張的都有點打哆嗦,但我確實是清晰的意識到,這可能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這么多領導都坐在上面,而我得到了寶貴的數分鐘的發言時間,我不能什么都不說就答應下來,我必須把我的問題說明白,把整件事說清楚,用最簡練的語言,講最硬的道理。以前我沒有這么好的發言機會,以后還會不會再有,誰也不知道,我必須抓住這次機會。

返回文章列表 原文鏈接閱讀量:

小易快訊

  • 11月25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31)

    我不怕審查小組有多厲害,他們越厲害我越高興,我完全不存在任何違規違法,再厲害的審查小組來了也查不出不存在的事情。以我的角度看,審查小組越厲害,他們的效率就越高,邏輯就越清晰,那代表著能夠以最快的速度給出審查結果,且審查結果的含金量十足。(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1月23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30)

    說實話,我很羨慕秀蘭集團。因為這家企業在陷入困境的時候,站在他們背后的市政府沒有袖手旁觀,而是親自下場幫助他們解決問題。對比一下我們,企業間的生存環境簡直判若云泥。保定、石家莊,都在河北省境內,相隔不遠,為什么官員的差別會這么大呢?(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1月22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29)

    我已經失神了一個早上,我想不明白,為什么市金融辦沒有給我們回復?這是高達百億的資金,十萬百姓的切身利益。難道他們不應該為民做主嗎?難道給我們一句實話就這么難嗎?難道他們要眼睜睜的看著我們完蛋,十萬百姓遭受巨大損失嗎?為什么他們不開口?(輕易貸)
    原文鏈接

廣告

8.10% + 6.90%30-38

掃描下方二維碼,下載APP參加活動
捕鱼24小时上下分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