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易貸四周年,集卡贏新款iPhone XS Max,請下載輕易貸最新版APP參與活動,獎品有限,馬上參與~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17)

輕易貸 ? 2019年11月06日 ? 輕易貸


這一天我除了去了一趟機場之外,公司的事情也沒放下。

我寫了《開元集團及輕易科技有限公司發展情況匯報》一文,抬頭是寫省金融辦主任江波。

文中框架式的介紹了我們的發展歷程,我們的發展現狀,我們對未來的規劃,文章的最后,我們認為,我們已經按照政府有關文件做完了全部的整改工作,我們符合備案驗收的條件,申請省金融辦啟動對輕易貸平臺的備案驗收。

寫這篇文章,我認為是符合時宜的,我們已經完成了全部的準備工作,根據金融辦發布的條例,我們符合所有條件。況且從一月到五月持續的審查又沒有查出問題,那么五一小長假過后,結束審查,給我們一個結果,這便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在此基礎上,我們提出備案驗收也是順理成章。

當然了,我們是不是符合條件,是否啟動備案驗收,這是領導們說了算的事情,我們只不過匯報情況,提出申請。

這封匯報信今天才剛剛發出去,暫時也不會有什么回音,我心里也明白,我們申請的事情很難有什么結果,啟動備案驗收也不是一句兩句話的事情,我們只不過是努力爭取。

更多的,我還是想省、市金融辦更了解我們,對我們的規模和歷史都有更直觀的概念,這樣等我們的審查結束,等情況轉好了以后,我們就能把很多事情往前推,等于很多工作早就做完了。

翌日。

2018年5月6日。

這天是個周日。我沒什么事情做,去公司辦公區轉了一圈,公司員工都休息了,只剩下無法脫崗重要工作有輪班的員工還在,辦公區十分安靜,少數的幾個人都在埋頭處理工作,也沒人注意到我。

我轉了一圈,沒什么事,也就沒去辦公室,就在酒店我的房間里休息,下午很悠閑,昨天機場的事情多少影響了我的心情,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總要看開點。

我給家里打了電話,聊了不短的時間,我太太很理解我,反而開解我,說別著急,她沒事,先把公司的事處理好,我在這邊一個人更加不容易,生活起居都要仔細一點,注意身體。

掛了電話,我心里暖暖的,家人永遠都是家人,無論發生什么都會支持我。這也促使我愈發的想見她們,我得趕緊把邊控的事情處理好,爭取早點回家。

一邊給自己鼓勁,一邊翻開最近正在看的書,我一邊喝茶一邊看書,不知不覺半個下午過去了,下午五點左右,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喂,您好。”我接起電話,看了看來電,是開發區的領導打來的。

“李總,您好。”電話里一個男聲笑呵呵的說:“忙嗎,李總,沒打擾你吧?”

“沒有沒有。”我笑著說:“周日沒什么事,一直在休息。打擾什么?咱們開發區的領導打電話來,怎么樣也不是打擾。”

電話里響起一陣笑聲,笑完之后對方說道:“那來一趟市金融辦吧,市里的領導都在,咱們見個面,聊一聊。”

“好。”我說,放下書站起來,又看了看表,說:“領導們也快下班了吧?有什么事嗎?要不咱們找個地方坐下說?”

我的意思是快到飯點了,一起吃個飯,有事可以飯桌上說,中國人喜歡吃飯談事情是傳統,不過我立刻想到他們都不太愿意跟我吃飯,尤其是我公司還正接受檢查的時候,我立刻又補了一句:“就近也行。”

“這個不急。”他拒絕了:“李總,你還是快過來,市里領導都在,比較急。”

我大感意外,本能覺得是昨天闖關的事情,問道:“什么事這么急?昨天我去機場的事嗎?”

“不是不是。”對方否認:“電話里沒法說,見面詳細說。”

又是見面詳細說,這句話似曾相識,昨天我在車里問他們的時候,他們也是這么回答我的,結果等我過去什么事都沒有,拽著我聊了半天的家常。

我頓了頓,說道:“好,我馬上過去。”

“好。”對面說了一句就掛了電話。

我把電話裝起來,換了比較正式的衣服,沒有耽誤時間,拿了一個手包就出門了。

說實話我還是有點忐忑的。給我打電話的是開發區監管部門的領導,他在電話里說了兩次領導都在,還說比較急,他說的比較委婉,但是能聽出來,這實際上這是領導們緊急召見我。

現在已經是下班時間了,我給司機打電話,讓他在停車場等我,我來到停車場,拉開車門,坐上車,想著為什么在這個時間緊急召見我?

難道真是我昨天闖關的事情嗎?不應該,昨天趙東已經說我沒事了,而且這也沒什么好說的,他們又沒告訴我不能離境,我去哪是我的自由,就算闖關了,那也是不知者不罪。

難道是審查輕易貸的事?我有點不安,審查輕易貸都好幾個月了,從最初的緊張,到后來的放松,第二輪審查的憤怒,現在的無奈,我都有點麻木了,愛審審去吧,難道是終于要出結果了?

難道真是這樣?不會吧?我抿了抿嘴唇,一想到可能會出結果我就興奮,這代表著輕易貸立刻就能拿到“實質上合規”,或者說“確定沒有違規”的審查結果,這可是歷經四個月難以想象的高強度審查所得到的結果,這簡直相當于是給輕易貸套了一層金鐘罩。到時候我拿著這個結果,可以嚷嚷的全世界都知道,可以對所有人大聲說:來,理財的,借款的,合作的,隨便什么,放馬過來吧,輕易貸罩得住。

想了一會比較美好的事情,車已經開上了公路,這個時間剛好快到下班高峰了,不過今天是周日,倒也沒有堵車,我坐在車上,想著,就知道這是不太可能的,給審查結果的可能性很小。真有結果了,完全可以一紙文件通報下來,何必要見我?有好事慶祝一下?不會,我跟他們的關系沒好到這種地步。

那能是什么事?最近也就這兩件事能跟市金融辦扯上關系了,又或者我昨天給他們的匯報信有回音了?他們覺得我的工作沒做好,準備工作不足?

我想著是不是把公司業務口的幾位高管叫上,如果真是這個原因,那他們問我具體的內容,我也回答不了,我是總攬全局,但沒辦法知道詳細具體內容。

胡思亂想著,慢慢來到了市政府,市金融辦就在市政府院里,車開不進去,司機把車停在不遠處,我步行過去,最終也沒猜出來他們叫我想說什么,慢慢來到了大樓里面。

也罷,不管他們說什么,反正聽聽就知道了。

還是昨天的辦公室,我懷揣一點小忐忑,一點小期待,走了進去。屋子里開發區的副主任、副局長都在,還有市金融辦處長孫國鋒也在,前方,坐在辦公桌后面的還是趙東。

“您好趙主任,您好孫處長。”我打招呼,和幾人挨個握手。

“你好李總。”

開場白和昨天差不多,幾個人見到我都很客氣,不過我注意到,今天的趙東沒怎么笑。

各自落座,幾人聊了幾句,常規程序剛一走完,幾個人都不說話了,看看我,又看看趙東。

我本能的感覺有點不對勁,這氣氛有點不對勁。

這種氣氛,這種表情,這幾個人是真的有事情要跟我說,而且還不是小事,他們不像昨天是拉著我聊天的感覺,完全不像。

我有點忐忑起來了,也看著趙東,靜靜的等著,趙東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頓了頓,他從桌子上拿起一張紙遞給我:“李總,你看看,這是咱們省金融辦江主任的意見。”

省金融辦江主任就是江波,這個我當然知道,他的意見很重要,這點我也很清楚。

我接過紙,低頭看了起來。一張A4紙上規整的打著幾行字,沒有抬頭,沒有落款,也沒蓋章、沒簽字,這不是一封正式的文件。然而上面的內容卻讓我險些連氣都喘不上來。

短短幾行字,我掃了兩眼就看完了,然后只覺眼前一陣陣發黑,腦子里嗡嗡作響,臉部肌肉都好像不受我自己控制了,輕輕的抽搐了起來。

這幾行字直接刺進了我的心臟里。

紙上寫的內容不多,一目了然,省金融辦主任江波的意見是:輕易貸需要壓降規模,在今年的6月30日之前,輕易貸需要從現在的94億貸款規模,壓降到61億。

也就是說,輕易貸需要用兩個月,壓降三分之一規模,收回三分之一貸款。

我真的是用盡了全身的力量才克制住沒把這張紙當場撕了,用盡全身的力量才忍著沒有甩手就走。

我來的路上想了很多,但我說什么也想不到他們叫我來居然告訴我這樣一件事。

我做一百年的夢,也夢不到這一幕。

這已經不是欺人太甚了,這封信簡直就是赤裸裸的在說:我就是要給你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然后看你怎么辦。

我攥著紙愣了半天,他們看著我,也不說話,等著我的反應。

我硬是憋了幾十秒才把一口氣順下去,然后我抬頭看著趙東。

趙東又重復了一遍:“這是省金融辦江主任的意見。”

我深深的吸氣,深深的吐氣,又深深的吸氣,然后我對著他笑了一下。

我對他說:“好啊,沒問題,我保證完成任務。只要是領導要求的,我一定完成,實在不行我都給他收回來。”

一句話,把屋子里的人都給說愣了。

我說完就閉了嘴,臉上還掛著笑容,目光從他們的臉上挨個掃過。

我知道他們為什么愣住,因為我沒反對,我很痛快的答應了。

我答應了一件絕對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兩個月,壓降三分之一規模,收回三十多億貸款?

這件事做不到的,這不是我愿不愿意的問題——當然我確實不愿意——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根本做不到。

我眼中的那張紙上,不是寫了江主任的要求,而是寫滿了“輕易貸必須死”六個字——但哪怕是輕易貸死,這件事也是做不到的。

更何況,就憑這么一張紙,沒有抬頭,沒有落款,沒有蓋章,就憑這么一張紙,在上面寫一個流氓要求,憑這個就要輕易貸壓降三分之一規模,進而導致面對巨大風險,一分錢利潤都別想再有,企業瀕臨崩潰?

兩個月壓降三分之一規模,能不能做到我先不說,如果我真的這么做了,輕易貸要面對的是無數貸款企業的違約,無數企業的正常貸款被抽貸斷貸,這樣的動蕩幾乎可以肯定導致出借人的集體恐慌,引發擠兌危機,整個平臺瀕臨崩潰。

這個要求憑的是什么?法律依據呢?

我不知道江主任為什么寫這么一張紙,做這么一個要求,我不相信他真的想逼迫輕易貸破產,幾十億的借款直接沒了,那損失最大的是廣大的出借人,但我知道他已經把這個要求寫在紙上了:輕易貸必須死。

返回文章列表 原文鏈接閱讀量:

小易快訊

  • 11月19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26)

    在前不久,我們起訴了高新區政府,并將《信息公開申請書》遞交給了省、市、區三級金融辦,要求他們依法公開政務信息,截止2019年11月18日,三級金融辦均已發回了書面回復。(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1月18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25)

    本文寫于取消“接待日”之前。“接待日”因故取消,并非我的本意,所以前文不做修改。(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1月15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24)

    說起來這也是緣分,二十五年前,我還沒下海創業的時候,在省物資局工作,巧合的是石家莊現任市長鄧沛然二十五年前也在省物資局工作,我和鄧沛然同屬一個單位,論起來是老同事了。(輕易貸)
    原文鏈接

廣告

8.10% + 6.90%30-38

掃描下方二維碼,下載APP參加活動
捕鱼24小时上下分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