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易貸四周年,集卡贏新款iPhone XS Max,請下載輕易貸最新版APP參與活動,獎品有限,馬上參與~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9)

輕易貸 ? 2019年10月26日 ? 輕易貸 李勇會


2019年10月20日下午,就在我們正式起訴金融辦的前一天,我遇到了一件好事。

這一天的中午剛吃完飯不久,我接到一個電話,說是有一位姓張的先生在等我,他代表某個央企而來。

我不知道他是誰,也不知道他見我做什么,不過在這個節骨眼上愿意來見我的人并不多,我還是比較高興的,懷揣著好奇和一點點興奮,我在會客室接待了他。

“你好,李總。”

“你好,張先生。”

我和他握了手,簡單的寒暄過后,我得知了他的身份和來意。

他的身后確實是某個央企,這次,他是作為企業代表專程來找我的。

我問他有什么事,他也沒和我客氣,說話非常直白,告訴我,他是代表該企業和我談并購的事情。

我愣了一下,有好幾秒不知道該說什么,有點莫名其妙,但更多的是興奮,突如其來的事情讓我有些不知所措,我怔了好幾秒,問他,為什么會在這個時候突然找到我?你是怎么知道我們的?

張先生很健談,說話也很有條理,他想了一下,說:“其實我們也是不久前才知道貴公司,今年的10月7號,世界銀行和G20組織的那場‘全球中小企業金融論壇’,你們獲得了‘年度產品創新’獎,和你們一起獲獎的都是諸如‘歐洲投資基金’這些老牌的實力強勁的機構,我們自然就開始關注你們了,經過我們反復的研究,我們想要和李總談一談,看看我們兩家企業是不是有合并的可能。”

我點點頭,原來如此,怪不得對方會在這個時間找到我,原來是這個獎的功勞。

這個獎我當然知道,也非常高興獲獎,換成其他時間,我能嚷嚷的全世界都知道,但現在顯然沒辦法大力宣傳,沒想到對方居然會注意到。

果然是酒香不怕巷子深,老祖宗說話還是有道理的。

張先生繼續說:“然后我們就看到了你們的故事。”

我心里一沉,我們的故事沒什么見不得人的,但對于想要投資并購我們的人來說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我持續關注了你們很多天。”張先生看出我表情稍微僵了一下,說道:“你們的故事還是很精彩的。”

他用了“精彩”這個詞語來形容我們的故事。這個詞語其實不準確,就我來說,其實我覺得用“悲壯”更合適,反正我是這么覺得——我都快走投無路了,感覺上有點像是我帶著十萬客戶被困垓下,周圍圍著我們的人,就差唱一首楚歌給我們聽。

大概是我有些不以為然的表情被張先生看出來了,他略微沉吟了一下,便發現有些說錯話,笑了一下補充說:“我不是說這個故事本身精彩,我是說貴公司,你們做業務的創新手法很厲害,你們用這種模式服務于小微實體企業,如果能在全國大范圍深入推廣,那對國家是一個巨大的貢獻。對實體經濟,對公眾有好處。更何況貴公司最近的困境我很了解,你們面對的壓力和抗爭我都知道,我來之前做過功課,在中國改革開放的歷史上,像貴公司一樣做的這么精彩的企業很少見。”

他的一番話說的我非常的舒服,他不是我的員工,沒必要說漂亮話,更不必恭維我,我忍不住露出笑容,說了幾句場面話,然后便問他具體的打算。

我本以為他會說先談一個合作的框架,等我們的風波過去,再說具體并購的細節,沒想到他一句話直接把我說愣了。

他直接了當的告訴我,他們希望能夠直接注資并購我們,然后和我們一起給政府打報告,申請按照國家的175號文轉型做助貸或網絡小貸之類的行業,他能幫我拉來更多機構投資,通過我們的系統,以我們的模式繼續服務小微實體企業。

他說的很長,但是大意如此,我非常高興,表示:沒問題,想怎么談都行,要什么材料都有,這是好事,我沒問題,我舉雙手贊成。

張先生笑著說:“那不如先跟本地政府打個招呼,我建議咱們把石家莊市開發區的監管請來,我們一起坐下來,談一談。”

這個當然沒問題,我立刻安排小張去請幾位開發區的監管人員,來輕易貸總部商討這件事,小張最近都沒怎么休息,今天也在一直在工位上,他辦事我很放心。

片刻后,開發區監管的主管人員都來了,我安排了一間會議室,張先生和幾位主管落座,我在一邊作陪。

今天的會議雖然是在我公司的會議室開的,但我不重要,主要是由張先生代表的央企和區金融辦來溝通,事實上我的意見也不重要,這事情還要看他們兩方的態度。

具體溝通的內容不再重復,在座都是有實干精神的人,也沒什么寒暄客套,張先生講出了事情的原委,開發區監管部門的幾位監管人員一直在認真聽著,最后一位監管人員表示:這是件好事,原則上我們同意,不會有半點為難,輕易貸現在的實際情況不容樂觀,如果這個時候能有一個央企注資進來,以央企的背景和能量做信用背書,輕易貸絕對能夠繼續做大做強,而本地能有這么好的一家企業,稅收更多,這對誰都是好事,他們也很高興。

氣氛一時非常融洽,溝通不存在障礙,連求同存異都沒有,監管人員和張先生都很高興,但我卻高興不起來。

我發現開發區監管部門的監管人員,說了半天沒說到重點。

——我們真的能做到和央企合并嗎?

我一直坐在旁邊聽著,不說話,等他們把大方向聊完了,確定了,詢問我的意見,我頓了頓,坐直身體,掃了在場所有人一眼,最后目光落在張先生身上。

我不得不給他們潑冷水,因為如果按他們說的這件事情這么簡單,輕易貸就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了。

我說:“你們說的都對,我完全同意,這是好事,我歡迎你們,也愿意按照你們建議的方向往下走。但是這件事恐怕做不成。”

金融辦的人不說話了,張先生的表情也有點僵硬,問我:“為什么?”

我說:“張先生,有件事不知道您知不知道,但是開發區各位都是很清楚的,早在7月份的時候,其實北京市就已經邀請我遷到他們那里去,但是我沒走成,我說出來你可能都不信,北京的人親自過來考察,覺得我很好,邀請我入駐北京,一切都談好了,北京那邊甚至發了公告,紅頭文件邀請我們過去,但最后的結果是我走不成,我去不了。”

張先生沒說話,也沒什么表示,靜靜的坐著,等著我的下文,我一攤手:“您知道為什么嗎?因為有人能跑到北京去告狀,用他的影響力硬生生把我們遷址北京給壓下來了,直接把這件事腰斬了。”

我說到這里,掃了一眼幾位監管人員,他們也都不說話,不過表情各異,這事情他們當然非常清楚,但我也知道,他們是絕不會說出來的。他們不說,只能由我來說,這件事畢竟不能瞞著張先生,于是我指了指我自己,說:“您應該知道,河北有人不喜歡我,一直在打壓我。我在河北的日子其實很難過的。我一開始根本沒想著跟不喜歡我的那些人對著干,民不與富斗,富不與官爭,我憑什么跟他們作對?我沒那本事,可當他們知道我要遷北京的時候,居然把我攔下來了。他們不喜歡我,那我走行不行?不行,他們不讓,他們連走都不讓我走,而在那之后沒幾天,輕易貸就徹底擠兌住了。”

說到這里,我頓了頓,又補充了一句:“不喜歡我的人中,不包括開發區的各位領導。”

張先生的表情已經有點不自然了,我說到這里也就閉了嘴,我想表達的意思已經很明白:張先生帶來的確實是一條康莊大道,但恐怕走不通——至少以我本人的能力,我沒本事走通這條路,否則我一早就搬北京了,哪里會擠兌在河北?

在場所有人都不說話了,本來很和諧的氣氛,被我一席話直接帶到了西伯利亞,冷風乎呼的往大家的脖子里灌,我等了幾秒,讓他們消化了一下我的發言,繼續說:“而且,有些話是不便明說的,但今天的場合說了也無妨,據我所知,開發區政府早在8月底9月初的時候,就給市政府寫了報告,開發區政府希望我能按照國家175號文的指示精神轉型做助貸,他們覺得這是好事,覺得這事情天經地義的——國家都給了我們退路,讓我們在逐漸退出的過程中可以轉型做別的,當時開發區政府覺得這肯定能拿到省、市政府的支持,但是他們沒想到,直到今天,他們也沒有任何答復。”

沒有答復,這其實本身就是答復。

不批準,不讓我轉型。

我說完就看著幾位監管人員,那幾人有點尷尬,其中一個人對我無奈的笑了一下。

我最后總結說:“所以說,有我們遷址北京的的事在前,這事就很難辦。輕易貸遷北京是正當的需求,合情合理合法,這都能干預,所以我覺得咱們現在說的事也一樣會被干掉。”

張先生沒有再說什么,我們又坐了一會就散了會,張先生離開了,我暫時不知道這件事的后續會如何發展,但是哪怕有一線希望我也會努力推進,但是目前來說就只能暫時擱置,畢竟在這件事上我本人并沒有什么話語權。

我也沒再跟張先生說什么,有些話點到即止,他也是體制內的人,話說三分自然明白,說得太多反而不好,但張先生肯定很清楚,那些不喜歡我的人,他們不惜犧牲幾萬投資人的利益,不惜讓三萬小微企業貸款發生問題,不顧國家利益,不顧社會穩定,都要把我整死,把所有能讓我生存下來的路都堵死,這到底意味著什么。

張先生沒問我和那些人的恩怨是什么,我也沒說,張先生肯定猜不到,其實我和那些人沒有私人恩怨,那些人用這么極端的方式圍追堵截我,其實無非是想證明,他們是對的,他們很厲害,他們的能力很強。

因為他們曾經那么篤定我是非法集資,糾集了那么嚴格的審查,但最后的結果卻打了所有人的臉,他們為了掩蓋他們曾經的錯誤,不惜損害這么多人的利益,把我打落塵埃,也許就在不久之后,就在我再也抗不住的時候,他們會指著我的尸體說:瞧,這就是輕易貸。

返回文章列表 原文鏈接閱讀量:

小易快訊

  • 11月15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24)

    說起來這也是緣分,二十五年前,我還沒下海創業的時候,在省物資局工作,巧合的是石家莊現任市長鄧沛然二十五年前也在省物資局工作,我和鄧沛然同屬一個單位,論起來是老同事了。(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1月14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23)

    我是個中介平臺,領導們都知道,平臺出事了我不怕,我合法合規,沒人能把我怎么樣,但我丟不起這個人,存款戶信任我,把錢存進來,數萬人,我要對他們負責。(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1月13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22)

    我不禁想問,在全國P2P普遍出現問題的今天,為何其他地區金融辦都主動肩負起了他們應有的責任,幫助企業尋找出路,幫助出借人拿回自己的錢,而河北省金融辦卻不聞不問,不發一言,他們到底意欲何為?(輕易貸)
    原文鏈接

廣告

8.10% + 6.90%30-38

掃描下方二維碼,下載APP參加活動
捕鱼24小时上下分现金